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小编 23 0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翟寿涛,山东省散打队主教练,自1997年带队出征以来,所向披靡,麾下队员柳海龙更以辉煌战绩奠定了中国武术界散打霸主地位,翟教练所指导的散打队更被誉为“梦之队”。翟寿涛何许人也?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翟寿涛

山东首枚散打金牌

“我练拳是受父亲的影响。我父亲是一名军人,好打打拳、踢踢腿。我从很小的时候就随父亲晨练,在晨练时,遇到了我的第一位启蒙恩师——梁老师。梁老师教了我四年长拳,这四年为我今后走上散打道路奠定了基础。1986年,我遇到了曹茂恩老师,曹老师见我身体素质很好,而且比较喜欢对抗项目,就教我散打。1988年曹老师又送我到武汉体院专业学习了四年散打。在此期间,具体讲是1990年,我为山东省夺得了第一块全国散打金牌 ,我能有今天的成绩是和曹老师的培养分不开的。”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翟寿涛(左)与曹茂恩(右)

有勇有谋

一场比赛,运动员是核心,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比赛中存在的问题只有自己的教练能及时发现,并予以指导。而且,一场比赛,若要取得全盘胜利,需要教练统筹规划,这就尤如古战场的排兵布阵,谁技高一筹谁就会笑在最后,翟寿涛教练就是一个用兵高手。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翟寿涛示范动作技巧

这种高明之处不仅仅表现在比赛之前,也表现在平时的训练中。山东散打队的每个队员手中都有一沓卡片,卡片上记录着每日的训练情况和翟教练的指导。翟教练因人施教,努力挖掘每个运动员的潜质,让每个队员自由发挥,形成各自不同的风格。

“散打比赛就是斗智斗勇,有智无勇或有勇无智都不是合格的运动员。所以我们在选队员时不仅注意队员的身体素质、反应能力,也注意观察他们的性格。我们队中很多人性格内向,平时不爱表现自己,但他们在擂台上往往表现得沉着冷静,善于利用策略,以巧取胜。擂台就相当于一个战场,大将在台上厮杀,教练们在台下斗智,运动员的胜利果实其实是个结合体。”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翟寿涛在台下观看队员比赛(右一)

“兵家常讲,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每次队员在台上比赛时,台下观看的翟教练都显得镇定自如,其实心中很不平静,“教练就是运动员的定心丸啊,无论有什么样的情绪都不能写在脸上。

有情有意

与队员们谈起翟教练时,队员们都会告诉我,翟教练业余时间没什么爱好,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散打。在散打队采访的三天里,每天第一个到训练馆的是翟教练,最后一个走的也是他。山东散打队训练馆的每一寸地板上都留有翟教练指导队员时留下的足迹。

有追求就要有所放弃,为了散打,翟教练放弃了很多,包括与家人团聚的时光。提到自己的家人,翟教练一脸的歉意,“我爱人也是一名教练,她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我俩都是青岛人,为了我能专心教学,她陪着我来到了济南。歌词中有一句‘军功章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我今天的成就也有她的功劳。”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付高峰(左)与翟寿涛(右)

所谓忠孝不能两全,一个男人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成就一番事业,必须要学会放弃。 有时我会抽时间多陪陪家人算是一种弥补吧。作为一个队的教练,这种感情我又不宜外露,因为运动员常年在外打比赛,没有家人的照顾,很不容易,这种滋味我是体验过的。所以我会尽可能的在生活中给予他们更多的照顾,让他们感觉温暖。虽然我有时骂他们,有时也打他们,当然这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了,可是我更多的是把他们看成自己的孩子。这种感觉没结婚的时候体味不深,自从有了小孩以后,这种感觉就变得非常自然了。有时候,我孩子不小心摔倒了,我会非常心疼。这些队员的父母如果看见自己的孩子流血受伤会是什么心情呢,所以队员们有病了,我们教练会亲自照顾,让队员们安心休息,安心训练,这样他们才会加倍努力训练,才会出成绩。有时训练不仅是教动作或是监督他们重复动作,有时还包括沟通,只有解决了情绪上的问题,一个集体才会更具凝聚力。”

“翟教练在训练中很严厉,可是在生活中却很关心我们,有时我们回家,不仅给我们买好车票,还给我们家人备了礼物,挺让我们感动的。”刘献伟谈起教练,内心充满了感动,“如果我没有遇到翟教练,今天的生活将是另一番样子,或许我还在家乡务农,虽然他对我要求很高,但我知道这是为我好。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世界散打冠军李康(右)与翟寿涛(中)

有棱有角

“有很多人问我,与散打打了快二十年交道了,而且该得的荣誉都得到了,现在也可谓名利双收了,是不是该激流勇退了。这时我会引用一句广告词来回答他们: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心中还有很多新的目标,也可以说是我们散打队的远期规划等待着我去实施、实现。”

窗外传来队员踢打脚靶的声音,声音单调而重复,一个人二十年聆听这种节奏,我想是需要勇气和极大热情的。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翟寿涛(右一)

“在我是一名运动员的时候,有时也会厌倦训练,那时我就问自己,这么苦为什么还要练?可是一到练功房,一望到国旗,我又浑身充满了力量,我知道我是在为荣誉而战。你也看到了训练馆里悬挂的国旗,那既是在激励队员,同时也是在激励我自己。”

在青岛采访曹茂恩老师时,当提起翟寿涛,曹老师一脸的欣慰,“我这个学生很聪明,也很能吃苦,这些年来没有别的爱好,一心钻研散打,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绝非一日之功。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散打王官方观点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周广卿

武汉体院武术院院长马世坤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武汉体院散打教练 超级散打王恩师翟寿涛:他曾是山东首位全国散打冠军

上一篇小红书:世界杯最佳射手:历届世界杯最佳射手

下一篇当前文章已是最新一篇了